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liny的博客

做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中年书画爱好者,在中国画领域摸索近30年,除了上学的美术课程外,未接受任何美术培训,专业进修,师法古人,师法自然,寄情山水,自得其乐。

网易考拉推荐

如此课标,如此教材,如此的课改  

2011-09-29 17:00:06|  分类: 教育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听了一节四年级的数学课。

      课题是《亿以上数的认识》,其中例3是要求把亿以上的数改写为以“亿”为单位的数,课本竟然画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怎么看都像妖怪的家伙,用文字告诉我们:“把亿以上的数改写为以“亿”为单位的数,不是整亿的用四舍五入省略亿位后面的尾数。”一开始我还以为新课改后,教材把改写和省略两种提法合并在了一起,但把书又往前翻了5页,课本又明确的告诉学生,“四舍五入”就是省略一个数尾数的方法。

     这真的是不听还明白,一听却糊涂了。作为一名数学老师(尚称得上有点研究,教学还过得去),我清楚的记得,小学数学上“省略”和“改写”这两种提法区分是很严密的,“省略”就是采用“四舍五入”来处理尾数,而“改写”的具体要求是:如把一个较大的多位数,改写成用"万"(或"亿")作单位的数,只要在"万"位或("亿"位)的右下角点上小数点,再在这个数的末尾添上"万"(或"亿"字)。“省略”取得是近似值,“改写”取得是准确值,而且“改写”还普遍普遍用于名数之间单位的转换。什么时候“省略”和“改写”被这些所谓的专家一糊弄,变成都是采用“四舍五入”取近似值的呢?如果是这样,还有必要提出两个说法并区分开来吗?

      课改糊里糊涂的搞了十年,从一开始我就清楚这些所谓的专家除了搞怪,肯定搞不出什么有价值新名堂出来!因为这些专家奉为法宝的那本《课程标准》,本身就是为了标新立异,最终却走向搞怪和糊里糊涂!

      就以专家们最为得意的那个课标的基本理念来说吧,《小学数学课程标准》的基本理念中是“人人学有价值的数学,人人都能获得必需的数学;不同的人在数学上得到不同的发展”,我怎么读都觉得是为了博读者一笑:何谓有价值?作为科学知识的一部分,编书的这些实际只有半桶水的小学数学专家,谁能指出哪些数学知识是属于没有价值的?他们认为没有价值的数学,说不定今后就广泛应用于尖端科技领域。何谓必需?必需与有价值又有何联系?是必需才有价值还是有价值就成为必需?二者似乎有重复的嫌疑。而作为生活常识,我们所需的数学知识是非常简单的一些加减乘除,而作为专业知识,超市的售货员与航天科学家必需的数学知识差距有多大?我们不是先知,在我们无法知道我们的教育对象(6-11岁)将来所从事的职业时,我们怎样在基础教育中体现出他们的必需?而所谓“不同的人在数学上得到不同的发展”这一说法更近乎废话,学生的个性差异决定不论受何种教育,最终学生个体发展都存在不平衡,不管哪种教育、哪个时期、哪个国家都不能使不同的人在数学上得到相同的发展,或者套用一句哲学领域的话说,世界上找不出两个数学发展相同的人。

本来从数学的基础性、普及性出发,从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接受的应该是基础性的常识教育、是“大而全”的教育出发,从面向全体让学生掌握学科基础知识、形成最基本的数学观念的教育出发,我们可以把话讲的清楚些,让人家能听懂,例如不妨把基本理念表述为:“人人学习基本的数学基础知识与技能,人人获得日常工作、生活必需的数学知识,让每位学生在数学上获得最大的发展”,以凸现数学学科的工具性与义务教育的基础性特点。

但是课改专家们是决不肯这样说的,他们认为不把话说的别人都听不懂,是无法体现出他们的水平和权威的。

至于这些所谓的专家把小学原来的“几何与图形”改为“空间与图形”,并自以为自己就是空间科学家,后来在各界的批评下,又改回“几何与图形”,更是让人笑掉大牙!

我不是第一次让我们这些课改专家编的课改教材闷的喘不过气来!如教材在教学生求两个数的最小公倍数时,竟然是抛掉传统的短除法,让学生用列举法一一列举后再观察出来。而列举法之笨众所周知,以求3、7的最小公倍数来说,先不说要列举出多少个数才能找出这两个数的最小公倍数,学生心中根本没数,光要让学生观察出3的第7个倍数和7的第3个倍数是相同的是何等的困难别扭。这种类似抛弃现代农业机械,要求用刀耕火种耕作,却以为富有新意的做法让我们看清了各位专家的愚蠢无能!而各位编书的专家们也知道缺乏说服力,于是在后面“你知道吗”羞羞答答的说“还有一种比较简便的方法”,向学生介绍了短除法。学生们学到这里都痛不欲生,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狠狠的揍编书的家伙一顿!这不是明摆着我向你打听到某地如何走,你告诉我说,要翻过几座山,蹚过几条河,穿过几片森林才能到达,然后等我按你说的走了几年,累得不成样子后,你又告诉我说,其实可以有更直接的路——乘公交车几分钟就可以到达!这叫我不揍你一顿,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听完四年级的这节课,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我每月的工资2500元,今后改写成以“万元”为单位是0万元,也就是说以万元来统计每月收入,我一个钱都没有!我不明白的是那么几个自诩或相互标榜的所谓专家,他们凭什么有何资格或有何胆量来随意改变社会约定俗成早有定论的东西,并洋洋得意自以为是创新?

面对使用这样的课本学得越来越糊涂的学生,我常常语重心长的对学生说:编书的专家学者也是人,他们同样见钱眼开、喝酒赌博嫖娼、半夜三更研究香港地下六合彩的图纸,他们是没有什么时间来研究学问的,要他们创新,他们只能搞成一塌糊涂,要想学的明白,靠他们是没有什么指望的,只能靠我——你们的老师啊!

不然,面对如此爱瞎搞折腾的教育决策者,如此愚蠢无能的专家学者,如此漏洞百出的教材,如此功利的课改,我们还能、能对他们说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