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liny的博客

做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中年书画爱好者,在中国画领域摸索近30年,除了上学的美术课程外,未接受任何美术培训,专业进修,师法古人,师法自然,寄情山水,自得其乐。

网易考拉推荐

野山兰  

2012-04-26 11:15:51|  分类: 文学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居住的南方小城,一过完春节,便到了多雨的春天,你还浑然不觉时,轻烟般的雨丝便已多情的送来了淡淡的春天的气息。而近十年来,每年的这个时候,家中的那盆野山兰也总是在春的召唤下准时萌发出花芽。

这是一种极其普通的野山兰,绝不名贵,普通的连它的准确名字都叫不上。它的叶子比那些名贵的兰花显得宽了些、绿了些,很蓬勃的舒展开来。开的是一种白底蓝色斑点的花,这样普通朴素的花,不仅没有什么香味,花期竟然也是特别的短,一般只有一天,稍不注意,你便错过了观赏它这不起眼的些微绚丽的机会。它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它那旺盛的生命力,它不像其他兰花一样,需要主人家的精心伺弄,你只需找个花盆弄些土栽种,适时地给它浇些水,它便心满意足的不管不顾地生长着,从不换土从不晒阳光也没关系,甚至单单把它放在水里,它也一样活得挺欢。

我喜欢它的,就是它的这种平淡,还有那份坚韧的生命力。来自小山村蜗居在小县城某个破旧住宅楼五楼的我,总是摆脱不了绿色的诱惑,加之从小就有爱种些花花草草的习惯,总想在五楼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家中种活些什么,既给狭小的空间增添点活力与生机,又附属点风雅。有想法便有行动,几年下来,陆陆续续的也种了不少,但或许是这种不着天不着地的环境不适合栽种花草,或许是我的栽种技术太差,能成活的居少,最终能活下来的只有阳台上的那几盆小榕树。就是这几盆小榕树,还得长期摆放在阳台上,让它汲取了那少的可怜的阳光和雨露才能存活下来,稍微拿进屋里摆放几天,它便蔫呼呼的不断落叶,做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让你不得不赶快的又把它放回到阳台去。于是我的房里还是终年难见一丝绿色,自然也就谈不上附属风雅了。直到多年以前,结识了这种平淡又坚韧的野山兰,我的那个小资梦想才稍稍得以实现。

      结识这种野山兰,是在多年以前的一个春节。那年春节,依惯例回老家与父母团聚,顺便也走一走那些儿时的伙伴。到了其中一位的家里,恰好这位朋友今年新建了房子,一进门,摆放在客厅中央的那盆郁郁葱葱的像兰花的植物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光,因为在这春寒料峭的时节,即使在这个常年偏暖的南方,也是遍地草木枯黄,所以那一份欲滴的翠色自然令人不禁心醉。看到我的眼光一直盯着不肯离开,朋友的父亲便说:“这是我们这里高山上最常见的一种野兰花啊,没什么稀奇的。”土生土长于小山村的我不禁好奇地问:“为什么以前没见人家养过呢?”朋友的父亲告诉我:“这种野兰花生长在高山的涧水边,花期特短,一般很难被人欣赏移植,再说,以前大家都穷,整天忙于生计,谁还有闲心思养这些花花草草呢?这不,今年新建了房子,那天我恰好上山,顺手就挖了一棵带回来栽种,没想到却长得这么茂盛。你喜欢的话,我找个时间挖几棵送给你。”我大喜过望,但又知道兰花是比较娇气的,于是又不放心的问:“好养么,会不会很难养活?”朋友笑着说:“这种野兰花是最容易养活的,它不会苛求生存环境和养分,栽种后,不用换土,也不用晒太阳,常年放在室内,它一样长的很好,哪怕是只放在水里它也能够成活。”于是,临告别时,我便嘱咐朋友切切记得送我几株这种野山兰。

      朋友果然守信,春节过后不久,有一次到县城办事,便带来了三四株这种野山兰。我便买来花盆,弄了些土把它栽种起来,摆放在客厅里,几天给它浇一次水,这家伙果然也郁郁葱葱的长了起来,长的常年翠色欲流,而且每年春节过后不久,也总是准时的开出那种寿命只有一天的白底蓝斑点的花。十多年了,从未换过土,也从未拿到室外晒过太阳,虽然没有阳光抚摸,没有雨露的滋润,只有那么一捧贫瘠的泥土,它一样活得十分滋润,欣欣向荣,在展示它那旺盛的生命力的同时,也确实给我的破房子增添了不少生机与活力。
      这盆来自故乡高山上的野山兰,时常让我想起故乡的那个小山村。那是个人口只有千来人的小山村,坐落在本地两大高山——乌山和明灯山的环抱中,我在这个小村子里生活了十多年,度过了我的童年时代和刚参加工作的几年时光,现在,我那年迈的父母依然居住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里,于是,每每由野山兰想起故乡的时候,自然也就想起了我那同样一生平淡坚韧的父母。

      我的父亲参加工作时是一名小学教师,现在是一名退休教师,但是他的教师生涯并非是一路走到底。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风华正茂的他也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满怀抱负,想闯出一番事业,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也曾经跳出教师这个中国最为清贫最为人鄙视的队伍,踏进政治圈。但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风浪袭击后,在历史依然为他留着那扇继续通向成为政府公务员的门时,他毅然选择了当回教师。要知道,在中国,当教师,不仅贫寒,而且经常遭受世人的白眼,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本地流传的一个真实的令教师心酸的故事形象的说明了这一点:一位教师某天早起到供销社买肉,看到肉案上摆着一叶猪肝,爱吃猪肝的他欣喜的喊了句“买猪肝”,卖肉的供销社人员正埋头思考着什么,闻声头也不抬的把猪肝扔进秤盘,抬起头准备称重算钱时,发现买猪肝的人是名教师,手一抖把猪肝重新倒回肉案,说了声“已被别人买定了”,便又低头重新思量什么。那名教师不敢再问,只好低声下气的买了点肉,转身离去时清清楚楚的听到卖肉的家伙轻蔑地说了声“臭教书匠也想吃猪肝,哼!”在那个教师被视为臭老九,谁都看不起的年代,可以说这个队伍中的人绝大多数时时都在寻找跳出教师队伍的机会,已经跳出这个行业的走回头路重当教师绝不多见,父亲做出放弃有机会加入中国人人梦寐以求的政府工作人员队伍重当教师决定,让很多朋友极为不解。

      重回教师队伍的父亲,便把教师当到了退休。当小学教师的父亲和当农民的母亲,育有我们五个孩子,生活的贫困是可想而知的,一辈子可以说是过得十分拮据贫苦,生活给与他们的回报如野山兰生存的土壤一样贫瘠。在我们五个孩子成人之前,如何填饱这五个容量日益增加的肚子,更是成为困扰他们的难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硬是从本就拮据十分的腰包里挤出钱来,供我们这五个孩子都读完自己能考上的学校,那份毅力和艰辛出乎别人的想象。对于父母生活的拮据贫困,我记忆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其中一件是有一年放假回家时,姐姐告诉我,为了省下钱来给我和二哥到县城上学,父母和已经结束了自己学习生活的大哥、姐姐,以及上小学的弟弟,五个人在家中,经常是几个月以咸菜就稀饭过活,甚至是瓜菜熬一锅下点地瓜或木薯粉将就一餐。另一件是我有一次学期中途突然回家,因为还没有到了发工资的日子,我又是突然的回去,父亲来不及和学校预借工资,到了星期天要离家回校时,父亲掏遍了口袋都找不出钱来给我当生活费。父亲急的走出走进,不知怎么办才好,后来幸好找到了也不富裕的三叔,父亲才从三叔那借来了五块钱(那时的五块钱足以让我们兄弟俩生活十天半个月)让我回校上学。

      穷困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十分的乐观本分,随遇而安,从未对生活有过一丝的抱怨,只是本分的从淡如涧水的生活中汲取营养,和野山兰一般坚韧的活的生机蓬勃。他的一生,自然也和野山兰一般的平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只是默默地劳作着,及其可能的贡献着自己的一点力量,在把自己的子女拉扯成人同时,尽心尽力的教育好自己的学生,因而在他工作过的地方,深受乡亲们的敬重。记的前几年的一个冬天上午,一名六十多岁的农民一路打听找到我家,一见到父亲,便情不自禁的紧紧拉着父亲的手喊老师,在这个骗子横行的社会里,父亲一时不知所措。看着一面茫然的父亲,那位六十多岁的老汉急忙的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某镇某村人,五十多年前父亲在村里小学任教时教过他,当时调皮的他给父亲惹过很多麻烦,父亲却给了他很多的教诲,长大后他非常想念自己的老师,总是希望有一天能在和自己敬爱的老师再见上一面。但是因为我的父亲在他们村里任教的时间短,那时他的年纪又小,记不得我的父亲是哪里人,再加上忙于生计,于是便把找老师的事情拖延了下来。这些年,通过多方的打听,他才打听到我父亲的住址,但又因为担心老师认不得他这个学生,总是鼓不起勇气和我父亲见面,随着年事日高,自己觉得再不抓紧时间,恐怕和自己敬爱的老师见面的机会就是越来越少了,于是今天才一路打听找上门来。父亲想了想,终于记起了这位老汉的名字,并且说出了他小时的那些调皮事,于是便热情的让座,亲密的谈了起来。我不知道这对分别半个世纪年近古稀的师生究竟谈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样一份超过五十年的学生对自己小学老师的牵挂,能给饱经生活沧桑的父亲带来怎样的心灵慰籍,我只知道,那漫长的岁月并没有割裂他们师生间的那份融洽那份深情,他们的谈话一直进行到了午饭的餐桌上,一直进行到了夕阳西下,那位也已是步履蹒跚的学生才恋恋不舍的告别回家。

      一生贫穷拮据的父母亲和野山兰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和野山兰一样的平凡不引人注目,他们所处的生活环境如生长在高山涧边的野山兰一样贫瘠,生活给与他的营养如溪水给予野山兰一般的淡薄,他们也像野山兰一般在这样贫瘠的环境中活得顽强自信生机勃勃,乐观向上,他们的一生偶有的那点美丽亦如野山兰一般不为人知,稍纵即逝,他们的身上,同样有着野山兰一般的平淡与坚韧。这么多的相似,让我经常在野山兰摇曳的叶丛中,看到了年迈的父母一生的身影。

   于是,每到春暖野山兰开花的时候,在欣赏着野山兰这素雅的些微绚丽时,总有一股淡淡的难以言说的思绪在我心头弥漫开来。

 


野山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