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liny的博客

做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中年书画爱好者,在中国画领域摸索近30年,除了上学的美术课程外,未接受任何美术培训,专业进修,师法古人,师法自然,寄情山水,自得其乐。

网易考拉推荐

重游明灯山记  

2016-01-03 22:48:00|  分类: 文学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县城西北约25公里,有村名为大布,东溪上游溪水蜿蜒绕村而过,村之东北,有山突兀其上,是为明灯山,亦名点灯山。

      其实,也可以这样写:去县城东北约25公里,二度穿过东溪上游支流,于诏安名山乌山环抱之中,有乡名红星,红星之西北,有山突兀其上,是为明灯山,亦名点灯山。

      关于明灯山的来历,诏安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很久以前,与点灯山对峙的乌山一直在增高,速度惊人,石笋朝天耸立,将要刺破天庭。玉帝急命五雷神将石笋劈断。雷击之后,玉石俱焚,天空阴霾笼罩、终日不散(和现在北方冬天一般),危及生灵。玉帝自知有误,又令太白金星施展法术,让点灯山上的石头汲取日月精华,驱散阴霾。到了夜间,山下的人常可发现山顶上似有神灯闪烁,可供辨别方向,故称点灯山。

       我的故乡,就在乌山西边明灯山脚下,山之西为大布,山之东南小村,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诏安历史上声名显赫的那条“金溪”便也从我村蜿蜒流过,不怕你笑话,小时候的我,一听到那句动人的“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歌就对自家门口这条甚为窄小的小溪顿生亲切之情,只不过时过境迁,因为环境破坏的原因,这条据说曾引起诏安历史上最为著名的风水师沈介庵屡次光顾的“金溪”已成为一污水横流的小沟,当地政府已把“金溪”一名移戴在另一条发源于乌山的小溪上,几十年间沧海桑田,令人唏嘘!

      我对于明灯山的认识,更多的是来自我的奶奶。出生于山之西的大布村而终老于山之东我故乡的奶奶,对于明灯山那是再熟稔不过的了,关于山名的来历,我的奶奶的解释就和民间传说绝然不同:奶奶说,古时出海之人,在黑夜里经常难以分清方向,极易遇到危险,但在闽粤交界的海面上,黑夜之中,总有远处的灯光闪闪发亮,指引的船只向着陆地前行,让渔民们安全抵达岸上。后来,渔民们经过仔细察访,发现这点点灯光竟是由一座高山发出的,故名之为明灯山,又名点灯山。后来又有百姓发现,这山上的点点灯光,是因为关二爷显灵发出的,于是山上建有关帝庙。这个典故,应该不完全是无稽之谈,可以印证的是登上明灯山的顶峰,晴天无云的时候确实可以看见茫茫大海,而闽粤沿海的渔民到山上关帝庙上香礼拜的常年络绎不绝。我一直觉得,关于这山名的由来,我奶奶说的比那记入诏安民间传说的说法亲切、富有生活气息。

      关于明灯山上的景物,除了山名的来历外,奶奶的典故还真不少:明灯山上最著名的狮峰,常年把大口伸向红星乡,奶奶说,在古代,每到恶劣天气来临之前,这石狮就会发出恐怖的叫声,还经常出来吞噬人畜性命,后来,村民们想出一法,在一次恶劣天气来临之前,趁这石狮还没变身作怪,宰了几条黑狗,然后把黑狗血沐在石狮顶上,把这石狮镇住,灭了它的妖性,让它成为真正的石狮岩,老老实实的呆着。这类似神话的典故,在我成年后,经过对明灯山的观察和思考,觉得还是来源于生活,关于石狮的恐怖叫声,应该是因为古时明灯山上巨树参天(童年时,我亲眼看到几人合抱不过的树桩遍布山上),天气变化时,气流穿越树木发出的声响。而明灯山上虽然范围不大,但却猛兽众多,虎蛇横行,我小的时候,有一年冬天,两只老虎相互追逐打闹从明灯山上下来,自北而南穿越了整个乡的麦田,而农户家的猪牛被老虎吃掉的更是常事。除了老虎,山上还有巨蟒出没,六十年代我们村在明灯山下开垦农田时,整个作业队的人都亲眼目睹了作业队的狗追打一条水桶粗吞着野山鸡的蟒蛇反被蟒蛇几口气吹瞎眼睛痛嚎致死,所以,那些在恶劣天气丧命的人畜,应该是葬身于这些猛兽,其实和石狮无关!

      明灯山上,半山腰中建有金灯寺,沿山路而上,于狮峰下,建有明灯寺,这就是明灯山的主景区,关帝庙就建于此,除了关帝庙外,这明灯寺边,还有两个有史可稽的两座庙:陈姑娘庙和八仙姑庙。关于这两座庙典故,奶奶告诉我的,就是史实而非典故。陈姑娘庙供奉的是诏安抗元女英雄陈吊妹,陈吊妹,太平白叶村人,宋末随其兄陈吊眼起兵抗元,元兵入闽,经过多次激战,义军受挫,陈吊妹察觉到部下首领多有异心,便用一法以试之:一次陈吊眼宴请部下众将领,陈吊妹亲自主庖,故意不把鸡肉剁成块,让鸡肉块块相连,陈吊眼夹起鸡肉时,鸡肉连连不断无法进食,部下将领无人出手相助。陈吊妹从此事中印证了自己的看法,便直言提醒陈吊眼要谨防部下叛变,没想到陈吊眼大怒,认为陈吊妹是在离间他和将领们,并下令杀了陈吊妹。陈吊妹临死前,遗言要把自己葬在明灯山上最高处,她要亲眼看到哥哥被部下所卖的的可悲下场,陈吊妹死后,她的部下按她的遗愿把她葬到了明灯山最高峰玉女峰的顶上,现在玉女峰上陈吊妹坟墓依旧,而她死后,陈吊眼终被部下所卖,为元兵所杀,后人怜陈吊妹忠直英雄,故在狮峰下建庙以祀之,这是陈姑娘庙的由来。而八仙姑庙则来源于一个悲惨的事实,大约民国期间,也有可能稍早或稍后些,奶奶讲述时总不肯说出准确的时间,八位广东姑娘因避战乱居住于狮峰下明灯寺中,山之西的当地人对她们很是照顾。战乱后,八位姑娘打点行装要回广东,可是山下村里的宗族长老却对这八位上过学知书达理的姑娘喜爱有加,要求她们留下来,在村里任意择人成家,八位姑娘多次交涉都没有结果,当地宗族长老不仅不肯开出姑娘们回家必需的路条,为了防止姑娘们逃跑还派人把守各个路口,八位烈性女子见回家无望,遂于一深夜里堆柴自焚而死。山下长老半夜见明灯山上火光熊熊,急组织青壮年登山扑火救人,已是不及,铸成大错,后悔莫及,于姑娘们自焚处建庙以祀之,以赎前衍,这是八仙姑庙的来历。庙的正墙上,牌位之后,绘有一图,柴堆之上,烈焰熊熊,八位姑娘飘然其中,万千故事,一图以概之。

      我第一次登上明灯山,是十一二岁年纪,正上小学。我们那时上的学,是现在课改专家们痛批的万恶的应试教育,一所完小校就那么五六个教师,而且是除了校长其他的基本都是民办教师,一个月工资不上两张大团结,就这么些老师,他们除了组织学生到田里拾拾稻穗、上山下地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每周按课程表把几个班集中起来上音体美(最典型的就是音乐课,用毛笔在牛皮纸上抄歌谱歌词,老师扯开五音不全的嗓子,教着全校学生唱,全校学生欢天喜地犹如过年一般唱歌)、每年进行春游秋游外,其余时间就是上课。不像现在专家们搞出来的素质教育,除了在教室上课,啥都不干,更别提春游秋游了!故乡小学位于明灯山之东南,登明灯山自然是学校春游秋游的首选,十多岁的孩子,登山下山要用一天的时间,午饭要在山上解决,那时候物资匮乏,每一家子的日子都过得十分艰难,每月除了初一十五拜神需要或来客人外,一般都吃不上干饭,但是碰上老师组织孩子春游秋游,家家户户还是为孩子捞出几碗干饭,在弄点油加入蒜头炒香,再把干饭倒进去炒匀,装进搪瓷缸里盖紧保温,让孩子们带到山上当午餐,有那么几家家里稍微宽松的,还会把家里老母鸡刚下的蛋煎上一个,卧在饭上,而不管是有加蛋没加蛋的饭,在当年我们的心中,都是平日难得一见的美食。当年接受万恶应试教育的我们,放学后在教室里花几分钟就能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做完,放学后不是上山捕鸟就是下河摸鱼,因此登上海拔近九百米的明灯山对于十一二岁的我们虽有挑战,但还是不成问题。我记得,我第一次登明灯山是在秋天,在老师的带领下,全班二十左右个同学沿村后的山路而上,翻过山岭来到明灯山西边的山窝再沿山路拾级而上,直达明灯寺,于寺前洗心池边小憩,参观明灯山之关帝庙、陈姑娘庙、八仙姑庙和滴水洞后,向最高的玉女峰出发,爬过一个百多米高的山包,就到了玉女峰下,此时向上均为陡峭石壁,很多地方需手脚并用方能攀爬而上,至玉女峰,在陈吊妹坟前吃过自带的午餐,再回到明灯寺,登狮峰后下山抵达金灯寺,参观后沿原路回家。

      长大后,我回到自己的故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每年还是和我的老师们一样必定带着学生上山春游秋游,上明灯山成了故乡每一个小学生小学阶段必定完成的一项活动。彼时已经改革开放,上山拜神的人多了起来,施舍给明灯寺和金灯寺的米粮多了起来,金灯寺修行的阿姨们,极是善良,每见到有学生到来,无需吩咐,早早地煮下米粥,用花生油炒了萝卜干之类的咸菜,供学生们食用,学生们也能在吃完自己带的干粮外,吃上几碗热米粥。除了带学生上山游玩外,血气方刚的我和我的伙伴们,只要兴起,随时都会上山,我记得有一年春节,几个朋友清晨起来,觉得吃饱闲的没事,遂登山游玩,上山快走下山猛跑,早晨八点多钟出发,中午就回到了家中吃午饭,那时的我们,登明灯山就如现在逛街一般平常。后来,因工作变动,来到县城,娶妻生子,倏忽之间,不上明灯山已有二十多年。往日登明灯山的那些情景,时常涌上心头,重登明灯山,温往日旧梦,成了我的一大念想。

      乙未年岁末,公历元旦,携妻儿租车直达明灯山下金灯寺,规划登完明灯山后翻越回故乡。金灯寺还和记忆中一个样,清晨的古寺,极为清净,唯有一老人在清扫寺院,见我们参观完金灯寺后沿路向明灯寺进发,便问我们何不打车直达明灯寺?我答到,登山登山,就为走路而来,不徒步登山,岂不遗憾?老人洒笑:现在还有谁到山上玩是为了走路呢?是的,现在的明灯山,为了便于游人上山,已从山之西的村上修建两车道的水泥路经金灯寺直达明灯寺,现在上山的游人,不是开汽车就是开摩托车,即使是驴友,也是乘车到明灯寺再攀登狮峰和玉女峰,徒步上山的,真的是常年难得一见!走在宽宽的水泥路上,原先的登山古径已是难辨,翻越回红星的两条山路更是遍觅不着,回想老人的话,心中不觉怅然若失!沿公路上行约半小时,便至明灯寺,寺之规模较二十多年前已扩大数倍,原来寺前的洗心池已被包围在寺中,寺里的主建筑也变为佛殿,原来的关帝庙已不见踪影,陈姑娘庙倒还在并新建了一陈姑娘亭,八仙姑庙不知为何已改名为众仙姑庙,滴水洞遍寻不着。凭记忆率妻儿拾石阶登上狮峰,不再有当年徒手攀上狮峰最高的那两块石头的信心与勇气,止于狮颈后脑处,眺望四处,见远山巍峨、村庄错落、溪河如带,轻岚如烟。

      下了狮峰,问登玉女峰路于一老婆婆,老婆婆说山路还在,只是少有人上去,杂草重生,很是难行,为了安全起见,只好无奈放弃登玉女峰的打算。再向老婆婆问回红星的路,老婆婆惊讶的说,近二十年来,这路早已少有人走,她本就是红星人但也已不记得这路在哪里。无奈之下,鼓着勇气凭记忆在山中穿行,但行不了几十米,便没了路,幸亏遇见几位骑摩托车到山上为寺里种果树的农民的指引,才找到一条原来的路,在杂草丛生,灌木掩盖的小径上穿行了近两个小时,才回到故乡,在长兄处午饭。

      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明灯山和孩提时那条叫金溪的小溪一样,也会被侵蚀的面目全非,那留在记忆中的美好故事和生活记忆,也会慢慢的被遗忘,结果自然是故山虽在,往事依稀,旧梦难寻。

      是为记!

 

      1.远处即为玉女峰。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2.往日登山的小径,怕行不通,掉头走回。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3.于漫天阳光中,见弯月清辉,奇而拍之。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4.此即狮峰岩。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5.狮峰岩下枫叶红。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6.这是狮峰岩顶峰,年轻时手攀而上,今日一见,手脚发抖,望而却步。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7.狮峰岩远眺。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8.鹰嘴岩,第一张看不像,下一张没的说,我老是担心这鹰的下巴会掉下来!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9.明灯山主山脉,近为狮峰岩,远为玉女峰。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10.再来两张鹰嘴石,这石头,就这么的矗立亿万年,真是奇了!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重游明灯山记 - wsliny - wsliny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